消费税的五指山,压在了白酒上

21-10-22 18:09 210次浏览
金投研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一石激起千层浪!白酒的未来在哪里?

10月18日,从年初开始一直跌跌不休,最近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白酒,又突然变脸,整个板块遭遇大幅下跌。

高端白酒茅五泸跌幅在5%左右,舍得、水井坊酒鬼酒 等二线酒企跌幅普遍在9%以上,与前几天几大龙头集体涨停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align=center]

这次大跌主要是受消息面影响,近日高层提出的“加大消费环节税收调节力度,研究扩大消费税征收范围”,给白酒板块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短期影响很快就会过去,经历10月18日的大幅下跌后,白酒继续延续消息之前的缓慢涨势,“酒王”茅台 连续三天小幅上涨,尽管还未回到之前的高点,但阴影似乎已经过去。

但长期来看,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

1、对白酒来说,消费税改革会怎么改?
2、对白酒行业有什么影响?

现状

白酒消费税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每一次重新提及都会引发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上一次是在2019年,国务院提出“消费税征收将从生产环节后移至批发零售环节”,虽然没有直接提及白酒行业,但也引发了行业和市场对白酒消费税后移征收的广泛关注。

目前我国大部分商品都没有消费税,而是普遍征收增值税,目前征收消费税的只有15类大税目。其目的主要是为了限制奢侈消费、调节产品结构、保障财政收入,

简单说,消费税带有典型的“惩罚性征税”性质。

尽管种类少,但消费税的收入却不低,2020年我国国内消费税收入为12,028亿元,约占全国税收收入7.79%,主要来源为烟、酒、油、车四大税目。

分行业看的话,根据2019年数据,卷烟占比最高为53%,成品油35%,汽车 7%,酒4%(其中白酒占比3%)。

而在所有征收消费税的商品中,卷烟和酒又特别特殊,是唯二征收量价复合税率的商品。

[align=center]

白酒消费税从1994年开始征收,经历了多次调整,最近一次是2017年,国家税务局发布《关于加强白酒消费税征收管理的通知》,自2017年5月1日起,最低计税价格核定比例由50%至70%统一调整为60%。

改革方向

近年来,由于白酒在资本市场的优异表现,行业也受到了越来越高的关注,关于消费税改革的呼声渐起,主要集中在两点:

1. 取消从量税。

零售价3000元与10元的酒都要征收0.5元/斤的从量税,导致越中低端白酒税负越重,促使大量白酒企业向高端白酒转型,产品价格大幅上涨。

2. 调整征收环节。

2019年9月,国务院在《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的通知》中提出,要将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的现行消费税品目逐步后移至批发或零售环节征收,拓展地方收入来源。而当前我国消费税征收主要集中在生产环节。

2021年3月,财政部表示已将增值税法、消费税法等送审稿上报国务院,从种种迹象来看,当前征收环节转移是未来消费税改革中较为确定的事。

除了以上两种主流的改革方向之外,“按白酒度数征税”也有小部分人讨论,但因为不符合税收公平原则,不在主流讨论范围之内。

影响

在讨论改革影响之前,必须先看看现行消费税对公司的影响。

[align=center]

分别以高端白酒代表茅台和卖中低端白酒牛栏山二锅头的顺鑫农业 为例,可以看出,茅台反而比顺鑫农业的税负更低。

而具体看税收结构,主要差距就体现在从量税上,高端白酒销售量并不多,从量税极低,但低端白酒不同,从量税负比从价税负更高。

如果取消从量税,只以从价计征方式征税,这对所有参与企业都相对公平,低端白酒的税负降低也是实实在在的利好,但对于当前的中低端白酒品牌来说,也很难冲击高端白酒的市场,这与白酒整个行业的现状有关。

与近几年在资本市场的节节高歌不同,事实上,白酒行业近年来的市场不断萎缩。

一方面是产量,2015年行业产量达到峰值峰值1313万千升,然后就迅速下滑,至2020年下滑至至 2020 年迅速下降至741万千升,幅度超过40%。

[align=center]

另一方面是企业数量,目前我国白酒企业数量不断减少,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为1040家,较2017年的1597家减少35%。

可以说,目前白酒行业的大环境不是增量市场,反而是产量、厂家数量双减的”减量“市场。

但与整体市场的不断萎缩同时发生的,是白酒行业利润的不断增长,从上轮景气度低点2014年的699亿元迅速增至2020年的1585亿元。

[align=center]

在这个过程中,最受益的是以茅五泸为代表的高端白酒,2020年,高端白酒销量为7.5万吨,占全部白酒市场1%,但营收占比却高达25%。

这背后反映的是高端白酒的暴利与整个行业品牌集中度的不断提升,高端白酒的品牌溢价不断提高。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高端白酒将税收成本转移到下游的能力更高,喝得起茅台的人,会因为涨了个几百块就喝不起了吗?

嗯......割富豪韭菜,这很“共同富裕”!

但低端白酒品牌溢价不高,涨价能力不强,不断萎缩的市场也意味着只能与现有的品牌竞争,反而是高端品牌,可以借助品牌溢价,进军中低端市场。

一方面,从量税提高了低端白酒的税负压力,但另一方面,从量税负高,也是高端白酒不向低端市场扩展的原因之一,取消从量税,也相当于把这一道门槛给去掉了。

1499的茅台买不到,149的茅台总喝得起吧。

如果改变征收环节,那么整个行业内的利润分配结构将会发生明显的改变,酒企生产端税负压力减轻,但渠道中批发和零售环节影响较大。

简单来说,就是酒企税负降低,渠道/终端税负提高,这就涉及到厂商和渠道的博弈。

而对于白酒这个传统行业来说,渠道营销一直占有重要地位,各酒企线下渠道占比普遍都在80%以上,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古井贡酒山西汾酒 占比已经超过了90%,洋河股份最高,达98.76%!

即使是近年来发力线上渠道的茅台,线下经销商渠道占比仍然超过80%。

[align=center]

根据中泰证券 测算,若消费税由经销商承担,中高端白酒的经销商受影响更严重,收入降幅在40%左右,低档酒降幅则为29.2%。

在一线品牌”茅五泸”中,茅台出厂价969元,终端零售价在2700-3000元左右,渠道利润率在179%-210%之间,是所有品牌中最高的,国窖1573渠道利润率位于10%—12%之间,五粮液则在8%—10%。

二线酒企中,除了剑南春之外,普遍都在13%以上,高于“五泸”
主力产品,其中古20(省外)、国台国标、窖藏98/88在20%以上。

[align=center]

因此,消费税后移会降低渠道的利润率,影响终端营销,一线品牌中,茅台依然远超其他品牌,受影响较小,而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渠道利润率较低,或许会受到部分渠道利润率较高的二线品牌冲击。

总结来看,目前白酒消费税改革主要集中在取消从量税和改变征收环节两个方面。

对前者而言,整个行业的税负结构更加公平,但由于低端厂商转移成本的能力较低,考验的是品牌影响力,且去除了高端白酒进军低端市场的门槛,有利于龙头企业。

如果改变征收环节,则涉及到厂商和渠道商的利润再分配问题。一线品牌中,除了茅台之外,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渠道利润都 较低,将受到其他渠道利润较高品牌的冲击。
打开app阅读全文
2
评论(1)
收藏
展开
精彩评论
我在飞我在飞

21-10-22 19:26

0
春节前还有一波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cggs199 赞(47) 评论(35) 21-11-30 18:47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