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不死的教育股

21-06-10 10:29 75次浏览
Lie县民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這兩天,中概教育股“不負眾望”,延續了一個多月以來持續走低的趨勢。


週一晚上,好未來低開超過6%,隨即迅速跳水超過15%,然後用漫漫長夜來一點點地回升,終於還是定格在了6.43%的跌幅。
伴隨着教育股的走弱,是近期教育機構正在大裁員的消息。
在一些機構的內部,有整個部門被連根拔起、全部裁掉的案例,更多的則是人人自危。
社會上,有求職者通過面試拿到了教培機構的Offer,卻在入職前被吿知公司叫停了招聘計劃,甚至直言“即便你來了,也沒有輔導班可以帶了”。
按照越來越頻繁流出的裁員傳聞,今年暑期在線教育全行業裁減的崗位可能會超過10萬個。
有人説,線上教育、或者説校外培訓的寒冬來了。
這個比喻再恰當不過了,因為寒冬屬於四季,而四季是個輪迴。
這次的“寒冬來了”,不過是“寒冬又來了”。

1

風起

2014年年初,當時風靡全國的直播平台YY,以“顛覆新東方”為口號,在先後收購了雅思課程、名師團隊和環球網校後,率先嚐試了線上教育的形式。
YY平台的影響力,結合中國龐大且逐年增大的教育、教輔市場,一石激起千層浪。
2014年中,教育企業的龍頭“被迫”轉型:新東方和好未來紛紛推出線上教育產品;互聯網企業龍頭來勢洶洶:百度 、騰訊、淘寶都加速了佈局在線教育市場。
上百億資本眼紅這個崛起的賽道,紛紛湧進來,將在線教育行業徹底炒熱——2015年中,中國在線教育機構,以平均每天新增2.6家的速度在飛速增長。
《2015中國教育科技藍皮書》中顯示,截至2015年9月,在線教育項目的數量已超過3000個。而2014年這些在線教育項目獲得的總融資大概是11億美元,2015年迅速增長到了17.6億美元。

只可惜,創業火、融資火,在線教育在用户中並沒有真正的火起來。
於是,早期的在線教育和早期的共享單車,以及後來的生鮮電商一樣,一直困在創業、融資、燒錢、倒閉的循環中。
直到2020年,疫情的不期而至,使線上教育成為了一個捲土重來的超級風口。
居家政策帶來的線上教學全民體驗,是任何在線教育機構無論何時、無論花多少錢,都求不來的好機會。
彷彿是在一夕之間,各個教育機構鋪天蓋地地把你能停下來看一眼的每一個角落都貼上了自己的廣吿。綜藝、真人秀、甚至春晚,都被冠上了它們的名字。

2020年前9個月,猿輔導、作業幫、學而思網校在廣吿和銷售方面的投放總額超過了50億元,是2019年同期的兩倍以上。
在線教育,儼然已成為繼電商、遊戲之後,主流平台的第三大廣吿主。

2

亂象

錢多了,燒錢的花樣也多了起來。
“9.9元購買清華北大畢業名師帶隊教授的課程”,一句廣吿語,直接曝光了在線教育的兩個亂象:胡亂定價、師資造假。
放眼校外培訓行業,以2019年北京新東方暑期補班的數據來看,小學單科補班的均價是110元一小時,中學主要單科(語數外理化生)補班的均價是201元一小時。
可到了線上產品,動輒就是原價:2999、4999,然後上面一道橫線,再用大字吿訴你,“現在只要9塊9”。
這9塊9的產品,就算用最差的師資、只給你上一小時體驗體驗,也是虧本的——因為在去年,在線教育機構的獲客成本在400-2000元不等。
而説到師資,那就更亂了。
比如在幾家不同教育機構的廣吿中,出現了同一位“名師”,一會是“英語名師”、一會又是“物理名師”。

在被曝光後,幾個機構緊急澄清,這位所謂的“名師”,不過是一個廣吿演員。而在監管介入後,還專門給教培機構立了個新規矩——要求所有廣吿主,必須要使用獨家簽約演員。
資本的爆炒,使整個在線教育和教培行業,幾乎沒有一個環節是健康的,同時還充斥着黑色幽默。
更有甚者,有的在線教育玩法竟和P2P殊途同歸。如果被推銷的家長表示不買課的原因是經濟狀況不允許,銷售會立刻引導客户申請小額貸款。
根據黑貓投訴平台的數據,2019年課外輔導的有效投訴量是735件,其中涉及到“貸款”的是29件;2020年全年,涉課外輔導有效投訴量增加到8700多件,其中涉及“貸款”的增加到了883件。
公司跟機構貸款賣課程,家長跟公司貸款買課程。整個行業中,彷彿人人都在借錢。
師資造假、課程定價造假、財務數據造假。整個行業中,彷彿環環都在造假。
一手燒錢、一手粉飾的在線教育,外表看起來一片繁榮。
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多人帶着炒作的心態,瞄準了“在線教育”中的“在線”二字,一頭扎進了教育股。
教育機構和投資機構都燒錢燒得不亦樂乎,卻沒有發現,顛覆行業邏輯的政策已兵臨城下。

3

蟄伏

從今年1月中紀委發佈評論文章“點名”在線教育企業競爭加劇、行業內耗嚴重,到4月份幾個在線教育龍頭被處以頂格罰款;
再到5月24日,一張截圖説北京市海淀區教委即將出台“雙減”政策,將要求校外培訓機構“假期不開課、不讓上市、不讓做廣吿”,消息一出,美股三大教育巨頭的市值一夜之間累積蒸發了570億元。
雖然“不讓上課、不讓上市”的消息很快被闢謠,但教育股,已在風中搖曳,投資者對所有關於校外培訓的、帶有“禁止”的政策,草木皆兵。
但是,如開篇所説,教育股並不是首次慘淡,教培行業甚至也不是首次變天。
2018年8月,《民促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送審稿)》就給教育股來了一次大規模的“殺估值”。
而三年後的今年5月14號,《民促法實施條例》終於出台了。民辦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迎來了政策的大力支持,暴漲了一波。
但是這三年以來,《民促法》始終未變的立場就是——義務教育的事,資本少插手。
我們常説的K12教育,指的是學前教育到高中畢業的12年,是國際上對基礎教育的統稱。
我國目前是九年義務教育和十二年義務教育並行,但十二年義務教育主要在特區、民族地區試點推行。所以,總的來説,《民促法》規範的義務教育,指的就是K9。
因此,不難發現,目前針對校外培訓機構實施的懲罰措施,大都針對虛假宣傳;

出台的政策,包括今年兒童節“獻禮”的新版《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要求保障未成年人的“休息權”,總的來説,都是為了給圍繞低齡教育的資本炒作降温的。
而我們討論的在線教育龍頭機構,很少有專門做低齡教育的,基本都覆蓋K12教育、素質教育甚至成人教育。
也就是説,這個所謂的行業邏輯改變,只是一部分業務的改變。監管的風頭過去,資本難保不會殺個回馬槍。
畢竟,從在線教育15年風起開始,教育股從未真正的被資本拋棄過。
以好未來的股價走勢為例。
15年開始拉昇,到18年《民促法草案》送審後,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裏腰斬。

18年10月開始觸底反彈,走到了今年2月,股價翻了3倍。過程中,財報不及預期、疫情導致的線下停課、公司旗下的學而思APP被網信部門約談等事件,都曾給好未來的股價帶來過幅度不小的回調。
但每次回調過後,都是又一個歷史新高。
直到今年初,隨着國家開始出手整治校外培訓市場亂象,再到《民促法實施條例》出台,教育股的回調又來了。
但這波回調疊加了兩個前幾年並沒有顯現的利空:
一個是宏觀因素導致中概教育股今年普遍估值過高;
另一個就是七普數據的推遲公佈以及隨後出台的三胎政策。教育焦慮、教育成本,是橫亙在生育率前面的兩座大山,而無論是焦慮還是成本,背後都少不了校外培訓、超前教育的參與。

於是,打壓校外培訓,目前普遍被認為是“三胎政策”的配套措施。
因此,二月至今的4個月左右,好未來跌沒了近70%,幾乎回到了18年那一波暴跌的底部。

4

尾聲

眼下,教育機構以及教育股進入了寒冬,這是不爭的事實。
可它們大概只是蟄伏在這個冬天。
因為校外培訓、甚至超前教育,在需求端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一方面,正如薛兆豐在評論“內卷”現象時候説的:讓你加班的不是你的老闆,而是其他願意加班的同事。

另一方面,大家都在説教育內卷,可高考,仍然是諸多“逆天改命”的途徑中,對所有人開放的那一條。
體量如此巨大的市場,幾乎和買菜一樣、甚至比買菜更重要的教育剛需,想讓資本不插手,幾乎是不可能的。
寒暑假不讓上課,可以在週末上;電梯裏、電視上不能投廣吿,就轉移到線下地推。
我們無數次的重申,朗朗讀書聲的課堂、嘈雜卻充滿人情味的菜市場,都是最不應該成為資本角鬥場的地方。
可誰又就此收手了呢?
打开app阅读全文
0
评论(0)
收藏
展开
查看全部评论(0)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