伢伢复盘:破产富豪跑路记(下)。

20-11-23 21:45 6127次浏览
伢伢复盘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写完破产富豪跑路记(上),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把K写出来,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让人唏嘘了。

那是一个个头算南方人中偏高大,长相阳光的年轻人,出身普通,父母靠打零工养活家庭。但他很聪明,考进某著名理工院校的最好专业。

一进校发现周围同学的家境一个比一个好时,他那颗想做科学家的心沉寂了,想发大财的心火熊熊燃起了。

大二那年他把目光投向了股市,彼时正是熊牛转换期,助学贷款的几千块被他滚成了几万块之后,又用姐姐的彩礼钱加仓做到了10万。 从那以后他对股市的兴趣彻底被勾起,每天丧心病狂的研究K线技术和各种心法。

中间波折不断,从10万变50万,亏光,抵押姐姐的房产继续,几十万变500万,又亏光。 直到那轮轰轰烈烈的杠杆牛,咬牙再借钱加杠杆。

终于在30岁那年迎来春天,还清所有债务,给家人换了大平层不说,又给恩人——姐姐一家置换了别墅和豪宅,做完这一切,账上还躺着近4千万的真金白银

我们是偶然的机会认识的,当得知他的人生几经沉浮时更加钦佩,觉得他就是低配版的赵老哥+年轻版的史Y柱,飞黄腾达只是个时间问题。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某机场,当时我回国探亲又要离开,离换登机牌还有几个小时,刚好他也在附近,就约了个饭。

在某连锁餐厅嘈杂的环境中,我得知了他这两年的经历: 原来,实现了财务自由之后,只让他精神上很短暂的欢愉了一下,就开始继续思考下一步了,道理很简单,家乡是个安逸的小城市,他不想只做个小富即安的有钱人。

刚好有个在资本市场折腾N年的大哥回乡过年,看中了他的实力,力邀加盟,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魔都大闯荡。

他手舞足蹈地说,目前掌管着几个亿资金,收益还不错,再努力一把,争取做到十几个亿,几十个亿,甚至上百亿,他就可以光荣引退了。

隔着饭菜氤氲的热气,我看到的是一张意气风发的脸,那种对未来生活的掌控,让他身上闪出一种别样的光。 我说祝你成功,万一回国没饭吃,求投靠。他哈哈大笑说可以啊,欢迎美女投怀送抱,完了还狡黠的眨了眨眼。

玩笑归玩笑,机场分别后又是久未联系,中间偶尔得知他管理的资金更多了,压力也很大,因为行情的原因,再加上团队磨合,一度产生不小的亏损。

为此他铤而走险,去找上市公司勾兑。细节就不描述了,我好心劝他收手,因为上一个玩的炉火纯青的,是个穿白大褂的宁波佬,早已戴上了手铐。

第二次见上面时,我已经回国,刚好去魔都出差,然后在那个著名楼盘的会所附近碰了面。他比我先到,比上一次清瘦和疲惫多了,炒股的人没几个不心累的,想想也正常。

坐下来边聊天边喝茶,开始还算愉快,但总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中间不停的接电话。有训斥对方的,中间还夹杂几句国骂,还有打过去的解释电话,态度特别卑微。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的搓着茶杯旁的纸巾。

依稀从电话里,我判断出他应该是用特殊的方式赚了不少钱,但中间的小麻烦也不少,因此整个人显得特别浮躁。
等所有事情都处理好,我们俩平静的聊上20分钟时,我才发现他已经傲气的有些陌生了。

头高高抬起,下巴和鼻孔都仰着,全程翘着二郎腿,时不时的抖两下。他得意地说起又认识了某会的谁谁,交易所的谁谁,以及哪位省部级人物,他说靠勤奋和死钻研是挣不了大钱的,这个年代,谁有人脉谁通天。还说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把什么麻烦都搞定,谁谁(刚上任的某领导)见了他都很客气,因为他背后的人物他惹不起。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权力是个好东西,几乎无所不能,也确实能让人产生为所欲为的幻觉,但也不至于各种拿捏,盲目自信成这样啊。 我是个见过钱的人,也是见过场面的人,真的犯不着装呀。

他继续口若悬河,我佯装认真倾听,中间服务员小姐过来倒水,不小心触到了他的胳膊,水洒到了腿上和手机上。

他突然嗖的一下站起来,狠狠的把她骂了一顿,声音之洪亮、用词之刻薄,让大堂的其他人纷纷侧目,我半捂着脸,尴尬的恨不得在纸巾上抠出个三室一厅的洞。

小姑娘一边哭一边哈腰道歉,我也劝算了算了,可他还是不依不饶的训斥,说:“狗眼瞎了,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从这里消失!” 火气撒完,狠狠的甩下几张毛爷爷,傲慢地说不用找了,然后扭头就走。

我慌忙拿起外套和手包,给姑娘陪完不是,也跟着往外走,只是盯着不远处那仿佛倨傲大鹅般的背影,脑海中一个问题始终在盘旋: 这还是记忆中的那个K吗?不是,肯定不是,我应该记错人了,那明明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啊,而刚才的场景只会让我想起四个字:狗仗人势。
当晚回去的车上,我一直在思索,到底是之前什么样的窘迫经历,或者是曾经受过怎样的白眼和屈辱,才能让K内心积累下如此的涙气,靠肆意贬低比自己弱势的人来获得满足感呢?

在这之前,我只在书里见过阿Q被假洋鬼子打了后,扭头去欺负小尼姑的剧情。

在K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性的复杂和善变。他靠天赋和能力获得了大佬垂青的机会,有时候机遇来的太快并不是好事,尤其是对眼界和阅历的还没跟上的人来说,价值观会受到严重的冲击。

曾经奢望的东西,如今都可以轻松得到,看似困扰的难题,也可以用钱来解决,这不免让人产生一种全能感,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明明不是自己的钱,也好似囊中之物;明明是依附权势,搞得好像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所以必须要挺起腰板,作威作福虚张声势,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像证明自己已经是人上人。一句话总结就是:穷人乍富,腆胸叠肚。
临下车前,我看着手机里他的头像,几次想删除,又放弃,算了,姑且留着吧,但在我心里,他已经被拉黑了。从那以后,他再发来的任何消息,我要么不回,要么冷淡应对。

最后一次约见,已经是深秋了,那是接近深夜的时候,我都已经睡着了,他夺命连环call,说自己在杭州,有急事必须得当晚见到。爬起来洗把脸,化好妆,在妈妈的嘟囔声中出了门。 我找了信任的朋友帮忙做司机,然后嘱咐他:

我一会要上去见个人,如果中间紧急call他又挂掉,就赶紧冲上楼救我。安排好一切,我进了那个陌生的黑漆漆的只剩下一家灯火亮着的商务楼。

那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茶室,深夜里几乎没有客人,只有打盹的前台小妹和一个半开着门的包厢。 在指引下,我推开门进去,浓重的烟味的又是咳嗽又是流泪。屋里一片狼藉,吃剩的果盘N个,塞得满满的烟灰缸至少有5个,真不知道我是第几波到访者了。

K一见到我,迅速站了起来,但我被他的形象差点吓到,怎么说呢?头发凌乱、形容枯槁这些词都显得那么单薄,他的模样,最贴切的形容,就是饿了三天又流浪了一周的毒瘾患者。

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个样子。然后一边咳嗽,一边清楚了事情的全部原委:大佬的小弟当然不止他一个,但他仗着有实力没把别人放在眼里,久而久之被使了绊子。

账户连着几笔大交易出现失误,爆仓了,老板觉得责任全在他,而他始终觉得是其他人做了手脚,不听他的指挥才这样的。

现如今,老大已经对他没了耐心,要求他承担一部分责任,还爆仓的钱,否则就不再信任。我问了欠了多少,他犹豫了一下,报出了个天文数字。我问他,那找我就是这个事情么?

男人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承认,僵了一会他突然凑近了坐过来说:“我必须要还上老大这笔钱,如果不还,我在这个圈子就完了,搞不好还有更坏的结果,这两天来杭州就是四处调寸头的。我知道你认识很多人,能不能帮我介绍几个,我保证肯定会还的。”
说罢,他又往我的方向凑了凑,一股浓烟味袭来,我差点作呕。“你看我以前大起大落那么多次,不都时来运转了,拜托了,你就帮我一把吧。”

就在他讨好似的笑,顺势想把手搭上我肩膀的一刹那,我狠狠的挡了一把,夺门而出。还没走出茶馆,就远远的看到开车送我过来的朋友,矗立在电梯口,手里拿着棍子和榔头,阴暗的楼道灯光下,影子被拉的好高大好高大。

回去的路上,突然刮起了瑟瑟小雨,我把车窗摇下来,任凭雨滴洒在脸上,好似这样才能掩盖内心的哀伤。我承认被刚才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但恢复了平静了之后,更多的是唏嘘,我仿佛看见,不远处一个大好前途的阳光少年,被金钱、贪欲和权力织成的网困的牢牢的,然后死掉了。

没什么好说的,就祝他跑路顺利吧。
第三位富豪M总的故事比较平淡,他有着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白手起家,身价十几亿,拥有政商界你能想到的一切头衔。

最主要的是,人家嗅觉灵敏,每次都能抓住机遇及时转型,因此商业帝国越做越大,周围依附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夸他不忘初心,富了之后还四处捐钱,是个大善人。

有一次我们一起看了个项目,结束后我搭他的顺风车回家。到市区的广场那里,他突然说陪我散个步吧,顺便交流下想法。

伴着闪烁的霓虹灯和运河边微微的风,他问我这个项目值不值得投。我坦诚了讲了自己的看法,说现在从上到下都在去杠杆,一二级市场的很多投资都暴雷。

这个项目看上去很好,但是规划做的太大,战线拉得太长了,拖不起。

静静的走了一会,M总突然表态说,还是决定试一次,因为:“试了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会成功,但如果不试,肯定失败。我不试几把,怎么知道生意会不会成呢?”
“反正投出去的都是朋友的钱,我自己本身又没什么损失,我的钱足够花一辈子了。如果真赔掉了,那就是愧疚感多一些喽。”

原话我记不太清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赚了自己有份分,亏了买单的是别人。

我不知道他是喝多了开玩笑,还是不把我当外人说的真心话。总之我很惊讶:这真的是人们口中的那个有责任感、心地善良的著名企业家么?

逻辑上,他这番话没毛病,但总觉得听起来怪怪的。自己的钱是钱,别人的就不是了么?人家出于信任交给你,一句投资失败就完了?

我是个对风险很敏感的人,由此判断:他并没有旁人想象的那样有担当,搞不好还会因为逃避责任,拖累到身边人。

后来人家只要问,M总公司的产品怎么样,值不值得投资,我都摇摇头,甚至劝他们不如去做银行定存。

结果证明我没判断错,在那个到处都是暴雷潮的年份,M总公司受一家昔日投资过的公司拖累,资金链紧张出现兑付困难。

在群众的讨伐声中,他一逃了之,拖累前妻、现任等一家老小不说,还把苦干多年的老员工和交情颇深的一众朋友都坑惨了……

至此三位落跑富豪故事结束。从他们身上,我总结出几个规律:

1、事出反常必有妖。

国人讲究“深藏不露”、“闷声发大财”,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些富豪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豪车豪宅私人会所都是老套路了,私人飞机豪华游艇,大手笔做慈善,恨不得天天挥金如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比上文中的J老板,明明已经负债累累,却依然能够从银行忽悠到贷款,骗到朋友的投资款,靠的不就是晒富么?

记得杭州某贵妇的老公,在某商学院EMBA班认识了一帮高端同学,其中有个最富的,用最新款湾流飞机载着全班人去非洲打猎、去南美爬山和瑞士滑雪,衣食住行全包不说,结束了还有奢华礼物送。

虽说其他人也都不缺钱,但平日节俭惯了,见此场景还是很震撼,纷纷与他套近乎,没多久他公开称要投某项目,国内马姓富豪也有入股,大伙儿慷慨解囊,少则几百万,多的给了上亿,然后他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2、富豪起家方式有千万种,但破产原因不外乎三种:

1)思维落伍被时代所淘汰;
2)盲目自信、狂加杠杆,然后一夜返贫;
3)什么生意赚钱做什么,幻想着“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结果却是做啥啥不行,活活把自己套进去。M总的资金链紧张,很大一部分就在于瞎投资乱投资。
3、烂船还有三斤钉,再潦倒的土豪,保命钱也比百姓多。

比如J老板能存2个亿,K总一屁股债也不耽误偷藏了几百万pocket money,M老板宁肯信用破产,也不肯委屈自己。 所以,不要相信任何破产富豪的苦情戏,什么“下周回国”、什么“生活困顿,疾病缠身”,统统信你个鬼。

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女性尤其是单身女性,一定要带眼识人,不要被一时的物质所迷惑。

有的女生仗着年轻貌美,从学校毕业后就停止了学,把整个人生追求都寄托钓金龟婿上,仿佛只有嫁了好老公才是人生赢家。

殊不知,风口三五年一换,富豪也三五年就换一茬,看上去光鲜的贵妇生活,说到底很短暂。

早早放弃了自我成长,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很可怕的。不管是职场还是婚姻,指望道德or良心约束是很无力的,因为富豪要是有良心讲道德,他就不会成富豪了。

所以,别人怎么样不重要,你有没有核心竞争力,是不是对方不可替代的对象,才是最关键的。

当你不断进步,拥有的技能越来越多、见识也越广的时候,就会发现眼前的路是很宽的,而你不需要仰仗任何人,也能过得很好,这不叫野心,这叫人生格局。
打开app阅读全文
104
评论(39)
收藏
展开
精彩评论
gpydl

20-11-24 16:22

5
炒股这个职业为何被人看低,说白了就是掠夺别人的财产,赚的越多亏的人相应也很惨,做到一定的数目后及时收手,自己轻松也给别人条活路,像白大褂这样的再多几个其他人不用活了,一个人收割200亿,来50个和上市公司互通款曲的大鳄,万亿也不够他们吞
sky天天涨

20-11-23 22:16

5
上期老富豪2亿都没打动大富,这期年轻阳光富豪也不为所动,难道大富只钟情 @赵老哥
赠我一束玫瑰

20-11-25 16:26

1
故事讲得真好!厚德载物!
haliboteda8

20-11-25 12:56

1
想起了演员刘涛
生命

20-11-24 23:20

1
楼主有智慧,知行合一才更可贵
查看全部评论(39)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