伢伢复盘:破产富豪跑路记(上)。

20-11-22 21:53 5166次浏览
伢伢复盘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N年前的一场饭局上,在同桌人的介绍下,我和富豪J第一次结识了。

他是来我们这桌敬酒的,已经有几分醉意了。

当别人说这是某某学妹时,他眼睛一亮,半调侃的说:“我最喜欢人家介绍美女了,小学妹有没有结婚?没的话,看我还有机会不?”话音一落,周围哄堂大笑。

其实那天我一滴酒也没喝,突然被人这么戏谑,脸红的像灌了半斤二锅头。后来才知道,他是临时被叫过来的,J富豪浙南人氏,商海摸爬滚打多年,人脉颇丰。

别人知道他离异单身多年,都争着给他介绍对象,我就是那个懵逼的被介绍的人选之一。

坦白讲,我和他完全不对路,他大我20多岁,这一点就被父母排除在外了,咱是找对象又不是找爹。

再者J老板虽号称某某商学院EMBA,真实学历乃小学肄业,沟通上也有问题。

没准我想聊孟德斯鸠、堂吉诃德啥的,少年闰土已经是人家知识储备的巅峰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一点,长相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是J却毫不在意,他要来我的威信号,没事就嘘寒问暖,要约出来吃饭,被婉拒之后,还是不死心。

某次在一个工作场合,中间大伙休息时,他闯入了,仗着身边都是熟人,很大声的让人家多多照顾下我,说:“这是个大才女啊,我这么多年,啥样的女人没见过,现在还有模特演员天天往身上扑呢,但我就喜欢她这样的,一看就是文化人,就是脾气太差,一见我就没好脸色。”

周围又是一片哄笑和调侃,职场中的中年男人,平时都被工作和养家压力摁的喘不过气来,突然有这么小谈资涌出来,就好似疲惫之时扎了针兴奋剂似的,激动的不要不要的。有油腻者甚至直接说:“害,我大哥难得这么走心,某某你就从了吧。”

我面带微笑,嘴上不讲,内心却犹如千头羊驼在乱舞:从你个大头鬼,要是你妹你女儿,看你还这么说不?

当你不想见到一个人的时候,躲开其实是很容易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J老板都没有交集,直到我换了工作,某次需要去一家上市公司调研。

那时我们通常会跟券商朋友一起去上市公司,他们的研究员长期扎根某行业,和公司董秘、证代熟悉得很。

但我知道,如果只是普通调研会,通篇都是套话空话,我是拿不到什么有效讯息的,得另外想招。

当看到某家最想去的公司老板也是浙南人时,我想到了J,于是试探性的问了句他俩认识么?没想到,不仅认识,还是十几年的老交情。

J对我的主动联系表现的很热情,了解情况后,直接给对方打了电话,甚至还细心的问还有没有其他要去的公司,他一并安排了,半小时后,近10个公司已经打好招呼了。

不得不说,圈层关系真好用,那次走访出人意料的顺利,有家公司创始人甚至安排宾利接送,说想问啥尽管说,保证知无不言。

明知道这是场面话,但我还是对J老板的办事能力,表示了惊奇,那是我第一次发现他的另一面。

后来我给他寄了礼物表示感谢,但还是没答应一起吃饭,好吧,我承认当时的行为有点绿茶,只想让人家帮忙,却并不希望对方有误会。

人情归人情,一码是一码,欠的人情我想方设法的还,但就是不想用感情换。

决定出国前的最后一次调研,是在某著名侨乡,我跟另外两个私募公司朋友一起,J老板得知后说自己碰巧在那边有块地,要去那里出差,顺便宴请一下我和朋友吧。

可能是出于之前的愧疚,也可能是连跑了三家公司,实在是又饿又疲,我同意了。

我们碰面时天色尚早,J亲自开着一辆很拉风的车来接,中途执意让我们去他曾经的厂房参观一下。

那是一片很大的工业园区,处于核心地段,好几幢厂房和办公楼矗立着,看着还挺气派的,但不知为何,场内一个人也没有。

J走在前面,不停地介绍这介绍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随着话题的打开,他的面容在夕阳的余晖中逐渐舒展,好像穿越回了昔日的荣光中:“最多的时候,厂里1000个工人还忙不过来呢!“J自豪地说。

当天的晚宴是在很隐秘的会所,颇具规模,装修的金碧辉煌的穹顶下,一张大长桌,呼哧坐满了近三十个人,全是我不认识的。

好在人家不是专门为我设宴的,而是真的要招待重要客人,我们仨只是来蹭吃喝的。

具体的场景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他整场就没停过,一会给某某长敬酒,一会又跟某某哥勾着脖子胡侃。

他还提到了他接下来的创业计划,说在某某国的时候,看到它们的超市模式很好,想引进X市,打造成高端进口产品基地,众人一听又是恭维。

我在一旁心想,现在网上啥进口的买不到,专门弄个进口商超,抛开地租人工不谈,这个存在感不强的城市,真正消费得起高端产品的又有多少呢?

那晚J老板应该很开心吧,喝了好多酒,人开始摇摇晃晃了之后,话匣子又打开了。他说X市是他的伤心地,当年创业在这深耕十几年,最后生意赔了。

欠了一屁股债不说,连帮他跑业务的好了9年的未婚妻,都跟人跑了,嫁给了某局局长,搞得他现在碰面都尴尬死,因为好好的马子变成了嫂子。

话音未落,又是满堂大笑,某市长拎着他的肩膀说,我小老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那时他已经脸红成了关公,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趁还清醒的一分钟,他将目光瞄向了我和朋友这边,嘱咐司机把我们送回酒店,然后duang的一声,上半身沉沉的倒在了酒桌上,酒杯和碗碟被震得清脆作响。

第二天我坐了最早的高铁赶回去上班,路上给他发了长长的威信,表达了对他款待的谢意,也坦白了心迹。

我说两个人真不合适,我不想骗人,也不想委屈自己,不如就做个普通朋友吧,最后告知了他我出国的计划。晚上天黑之前,他回了一句:一路顺风。

很快的,我辞去了职务去了英国,异乡的生活没想象中那么美好,但也没那么坏,我要读书要写稿还要琢磨着赚钱维持生计,每天的生活都绷着根弦。

和物理距离变得一样远的,还有人际关系,期间我和很多人都变得不再联系,有时候一觉醒来就跟做梦一样。
某次我帮国内朋友刷了个爱马仕,金额之大让银行一度以为我洗钱,然后把卡给停了。

天知道我的学费生活费都在上面,申诉和解封要10天,英国佬们周末又不上班,等于我要靠口袋里仅剩的50英镑现金过两周。

脸皮薄不肯跟同学开口借一下周转,只能买最便宜的面包、牛奶、三明治和蔬菜条充饥。啃了一周的盒装胡萝卜条后,连做梦都是自己变成了兔子精,我把苦逼生活写进了公号文里。

不知怎么的,那篇自黑文就被J老板看到了,我怀疑以他的识字水平都不一定看得懂,只知道我在异国他乡遭罪了。

那天下完课,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一听声音原来是J总,几句寒暄之后,他责怪我又难处为什么不跟他说呢?

刚想解释没难处,过两天银行卡恢复就好了。他来了一句:“你给我个卡号,我转三百万给你。” 我都惊呆了,What?为什么要给我钱,还一给就是三百万。

他好像预料到了一样,解释说:“别多想,我就是看不得女人过苦日子,你条件那么好,更不应该这样,这钱是给你零花的。过段时间我不忙了,飞去伦敦看你……”

不不不不,我像个受宠若惊的铁憨憨,说什么也不肯,反复解释我过得挺好,真的没有很惨,好意心领了,但真的不能收。 顿了顿,我告诉他自己有喜欢的人,也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一句“谢谢祝福”,然后盲音……

等再次接到J总的电话时,我英国的学业已经临近结束,人也到了纽约了,纽约的生活节奏更快,当然对独自生活的女孩子来说,压力也更大。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都快睡着了,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电话,是J老板的声音,我刚想问怎么老换手机号时,那边传来的明显是酒后的声调。

问他这么晚有什么事么?被酒精催化的他,说话语无伦次不说,有些句子还一直重复。断断续续间总算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他说之前在国内没有鼓足勇气追求,是因为自己有债务,觉得不能害了别人。他虽然账面财产看着很多,但厂房土地都是反复抵押,早已资不抵债。

这些年他一直试图翻身,重振辉煌,所以积极地四处撒钱,结识各路人脉。终于在某位&*,他拿到了银行的贷款,又从商学院同学那里搞到了一大笔投资。这些钱他不打算还了,付掉之前的旧债,他还剩2个亿,这些钱足够这辈子花了。
最后他问我:“我知道自己是个粗人,但就是喜欢聪明有学问的女孩子,以前我说有女演员模特投怀送抱都是说说的,其实我很挑的,宁缺毋滥,内什么,咱俩真的没可能了吗?”

“如果你愿意嫁给我,这两个亿就是今后家庭的生活费,先交给你保管,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我都支持,但最好能给我生两个孩子……”
接下来他说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吓得差点从高低床上掉下来。

我爬起来跑到卫生间,拼命的用冷水泼脸,一边强迫自己清醒,一边心里在骂:“这特么都是狗血事,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个大秘密。”

一瓶矿泉水灌下肚,神志清醒了一大半,我告诉他,两个人真的真的没可能,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要,您很辛苦我能理解,但最好还是别做违法的事情,赶紧把钱还给人家吧……
第二天我是早课,在哥大的小超市,我买了个最便宜的三明治和矿泉水套餐,但不知为何吃的特别香,那种香就像是监狱里重获新生之后的人间美味。

回忆到这里,有人会说:大富这也太假了吧,300万不要,2个亿的也不为所动,谁信呐?

坦白讲,刚听到这个数字时,我还真脑补了一下这么多钱铺到屋子里该有多厚的场景,毕竟咱也没见过嘛,但只是闪现了那么几秒,人就清醒了。

首先,这笔钱来路不正,所以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碰,俗话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其次,不是自己挣的,就是别人给你个龙椅都守不住,因为德不配位。

最后,我这人虽然自黑成瘾,但骨子里很看起得起自己。

我觉得自己挺优秀的,脑子灵光又肯吃苦,找个三观契合、互相喜欢的一起奋斗,哪怕最后挣不到两个亿,生活也差不到哪儿去,但至少活得心里踏实,半夜醒来也没噩梦,父母也不用担惊受怕。

那天下了课,我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了,看着灰掉的头像,如释重负。

后来我短暂回国,之后又改道新加坡,依旧过着平时学,空了写稿,每天忙着挣钱养活自己的苦逼生活。

偶尔也会听到国内零散的信息,有人说J老板破产跑路了,他表面上是民煮Dang派的身份,实际上私藏了N本外国护照,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有人说他欠了一屁股债,东躲西藏,被官方和黑道双重追杀中,真假未知,但不管怎样,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以上就是我要讲的三位破产富豪之一,接下来还有两位的故事会陆续更新,老规矩,我们还是会在细节上做一些改动,免得被人认出来。

码字不易,喜欢就在下方犒赏一下呗,赏个文字留言or一毛两毛都可以。

今天是24节气中的小雪,希望大富的长文,能给冬天里的你带去一丝温暖的慰藉。
打开app阅读全文
150
评论(47)
收藏
展开
精彩评论
撒哈拉沙漠

20-11-22 22:52

10
看过世界的男人只爱一个女人,看过世界的女人只爱自己。
开开NYPD

20-11-22 22:40

6
凡是有点姿色的姑娘都会有过类似的经历。
零三五

20-11-22 22:24

2
好文章。我不明白干嘛那么好的文章没人顶。难道那种天天抓涨停的才是好文章?那种晚上吹票明天收割的才是好文章?淘股吧就是缺少这种文章。所以我 顶 顶 顶
Eddie2065

20-11-23 09:02

1
人家看不上富豪只是嫌老。喜欢年轻的富豪而已。不知道你们一般人快乐什么。这种妹子说穿了不是见过世面只是不理解世界罢了。
歌神洞庭湖

20-11-23 00:18

1
知识需要付费,点赞👍
查看全部评论(47)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