伢伢复盘:下南洋的女人们。

20-04-08 22:00 3409次浏览
伢伢复盘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赞助商
去年深秋,很偶然的,我在某文化展上瞥到一张清末的出国文书,上面竟然有照片,是1名年轻的女性,梳着发髻,怯生生的看着镜头。 我以为照片上的是哪个富家千金,因为我在宋氏三姐妹的传记上,看到过她们去美国念书时的签注纸,很像这个。

#宋庆龄签注#
结果看完图片旁注释才知道,这是个农家女,是那时出国打洋工的穷苦人家的孩子之一,而且出去后能活着回来的很少,大部分都有去无回了,搞不好这就是她一辈子唯一一张照片。 之后过了蛮久,那个照片还印在脑海,我想起之前在美国,学期结束去旧金山等地玩,地陪小哥哥讲起了修太平洋 铁路的猪仔。 1870年前后,大批的华工被运到美洲务工,下船时的密集人头,好似农民赶集卖猪仔一样,因此华工又被称为“猪仔”,光在美国就有近4万人。
但是光有男人也不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容易惹事,必须要平衡才行,于是洋人们又开始买“猪花”,约2000名猪花被哄骗到了种植园、矿山等地,最后是什么命运,谁也不知道。 再后来我南下坡县,在写一篇关于大萧条时期东南亚经济的论文时,很意外的发现,坡县当年也有猪花,只不过命途更坎坷。

#“猪仔”船#
上个世纪初,南洋因为橡胶和锡矿资源丰富,吸引了大批华工和印度劳工,而新加坡的男女失衡最严重,比例达14:1。 为什么呢?因为殖民政府没精力处理Du博、鸦片引发的社会问题,干脆封锁,限制男性进入新加坡,结果就是,大批来自广东三水、顺德等地女子涌入。 三水女人则主要在建筑工地,赤道40度高温,她们脚踩轮胎做成的树胶拖鞋,顶着大太阳,在那搬砖干粗活。
为了防中暑挡灰尘,就用红布折成方形帽子套在头上,当地人叫她们“红头巾”。

#红头巾妇女#
红头巾们命运很相似,有家贫不得不找出路的,也有嫁人后老公不干正事的,在家乡拜过神之后,就由水客带路并垫路费出洋,赚了工资之后每月扣还。 包括之前文章里讲到的中峇鲁组屋、中国银行 、亚洲保险大厦等很多高楼,就是这群皮肤晒得黝黑、瘦小的女人们,一担担泥沙一级级台阶运上去的。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三水婆们年纪已大,无法负荷粗重作业,施工队才由泰国、斯里兰卡的男人们取代。 她们多不识字,又因为长期做重活,生活环境差,老来一身伤病,回去后的生活怎样,没有记录。
倒是当年广州报纸上有过记载,有个三水婆,怕连累儿子,拖着病体跳楼了。

#坡坡牛车水原貌馆门口的红头巾塑像#
顺德来的女人主要做女佣,年纪大一点的叫“妈姐”,未成年的则叫“妹仔”(mui-tsai)。区别在于,妈姐有工资有自由,她们则是从小被有钱人家买断的,终身为奴,没薪水也没自由。 这些妹仔有的是贫苦家庭,被父母主动卖了的,有的则是被人贩子从婴堂抱走转手的,到富裕人家终身当侍婢已经算好的了,有些就直接拐到妓院去了。 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并不觉得养个小丫鬟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收留卖身为婢的女子是善举,可以避免幼女因家贫而流离失所,但洋大人觉得此行为不妥,堪比黑奴交易。 于1888年成立保良局,专门收留被遗弃、虐待幼童,以及从富裕家庭逃出的妹仔,后来还兼职婚姻介绍所,为找不到老婆的华籍男子配对。

#保良局#
保良局待过的妹仔,基本上只有两条出路:到有钱人家当帮佣,或嫁给穷薪族。因为受过管教,又会做家务,在那帮没钱回乡娶亲的大兄弟中间很抢手。
时间久了,社会上就流传一种说法,说妹仔们,虽然逃过青楼命运,但还是逃不过当丫鬟和嫁给穷小子的命运。 甚至还有的说,去保良局还不如做鸡,在青楼还有机会从良,找个好男人做妾,嫁给穷鬼就只能一辈子食番薯了。
1932年,妹仔法令(Mui Tsai Enactment)出台,严禁奴婢交易,保良局收留人数开始暴跌,1942年新加坡沦陷,保良局被解散,少女们也就七零八落了。

#保良局的缝纫课#
妹仔长大了,要么做富人家的妈姐,要么做穷人家的孩子妈,如果不去保良局接受改造呢?那就只有去青楼做“阿姑”了。 阿姑原本是称呼妇女的,后来演变成为对特殊行业女性的称呼,比如HK人曾用北姑来称呼内地姑娘。 在新加坡做阿姑的,祖籍有广东的,也有福建潮州的,但好像打响品牌一样,她们必须告诉客人,自己的身世跟广东脱离不了关系,还会讲广东话,否则就不值钱了。

#阿姑#
阿姑也是有等级的,年轻漂亮,有技艺在身的叫“琵琶仔”,属于摇钱树,待遇自然高人一等,在码头和路上勾引客人,自动送上门的叫“咸水妹”,身份就差多了。 年龄和相貌决定她们服务的对象,年轻貌美的从高级的做起,残花败柳之后,就只能贬到低级的巷子口混了。 有些年纪大的阿姑还会买个养女,希望以后老有所靠。这些小女孩来自边远农村,长大后继续卖笑,用赚来的钱侍奉养母,阿姑的老年生活就有保障了。

#琵琶仔#
坡县的报纸曾对40年代牛车水头牌——小燕姑娘做过追踪。 她是广东顺德人,6岁被卖到有钱人家,却遭到养母虐待,18岁时被转卖给龟婆(鸨母),带到新加坡当琵琶仔,穿着旗袍,周旋于酒楼和牌馆。
客人喝酒打牌,她就在后面看,有时也坐客人腿上点烟、递毛巾、打情骂俏。

#星洲舞女#
小燕称龟婆为阿姨,她是番禺人,终身未嫁,手上有十多个琵琶仔。 小燕是赚最多的,酒局收费一般是五到十元,她一晚上能跑十几二十个场子,过夜费则是五十元,有的老板开心了,一打赏就是一两百块,而那时打工仔月薪只有六七块。 她每月至少帮阿姨赚两三千块,但自己一分钱也拿不到,她也没闹没逃跑,就当时给阿姨赚养老钱了。 头牌竞争也挺激烈的,为了争客人,吃穿用度都要讲究,燕子姑娘穿的旗袍,都由固定的上海和广东师傅量身定做,每天一早还要坐人力车到专门美发店梳头,有指定的洋托尼老师伺候。

#量身定制旗袍的裁缝店#
最红的时候,她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客人留下,到了26岁,终于约满,换来自由身不说,还存了点钱。 于是决定从良,连嫁妆都是自备的,花了2000块在唐人街最好的酒楼摆酒,结果当晚连绵大雨,丈夫以此为借口,不来婚宴,只留她独自撑场。 阿姨交待她,钱花光了,老来会很凄凉的,不如早早拿来买屋养老,但别让丈夫知道,男人会乱挥攉的。


果然,后来丈夫生意失败,又遇车祸,健康走下坡,意志消沉,每天流连赌场,几屁股的债。
她没办法,卖掉首饰和房子,还清了债,剩下的钱一起吃和用,日子才勉强过下去。42年后,丈夫过世。 媒体报道她,是因为当年她行善带头募捐,而阿姑中能顺利从良,还能储到养老钱的,都是少数,算是善终的。 大部分都是年轻时在坡县,年老色衰了被卖到马来,几个铜钱就愿意交易。至于那些染病的流莺,就只好走入不受警察管辖的烟花巷,在潦倒中逼近死亡。

那时的殖民政府对这个事情采取放任的态度,他们认为买春是中国传统文化,是下南洋的华人风俗之一,打击的话不切实际。 华工有6万名,华族女性只有4000多,其中两千还是烟花女子,这怎么管?更何况当时的人肉贩子,拐完小女孩,还拐带来自海南的小男孩,如果阻止买春行为,引发的交易不更变态么。 那时在华族富商、私人俱乐部和高级餐馆最受欢迎的,不是广东阿姑中的琵琶仔,而是一群从日本九州熊本和长崎来到新加坡、从事相同行业的“南洋姐” (Karayuki-san)。 她们早在1877年就已经过来了,比侵占南洋的日军还早半个多世纪。

#日本南洋姐#
有记录的坡县第一位日本烟花女,是明治初年的一名寡妇,她的英国丈夫在当地死了之后,为了生存只好卖笑。也有人说第一个,是名横滨出生的叫阿丰的女子,明治四年过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说南洋姐始祖是个叫做安子的女人,她剪短了乌发,女扮男装来到这里,也有说是随日本杂技团过来的,来了之后就再也没回去。 无论哪个说法,都证明,明治初年起,日本女人就下南洋了。 别看现在的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明治前却是个贫穷落后之国,当时的新加坡,在他们眼中是是新金山(shinkinzan)。
码头奔波的苦力和车夫,来往商船军舰的水手和军人,都是汉子,这让女人很受欢迎。


生活在日本底层社会的农民,比中国还要封建,家中女孩都不配有名字,登记在户口本上,也不能继承财产。 这让人贩子看到了商机,他们借口去宾馆工作把妇女骗上运煤舱,甚至直接打蒙了,拖进轮船底舱出国。 船到岸后,姑娘们换上新衣服,走到码头仓库的拍卖场,站成一排,等J院老板拍卖。
姿色好的卖一两千,差的就四五千,而姑娘因为语言不通,全程不知情,还以为真的会在旅馆工作呢。

南洋姐的足迹,遍布全世界所有出口劳工的地方,东南亚、中国香港、夏威夷和美国加州,甚至非洲好望角都有足迹。 到了明治维新时,政府想出用女人换外汇的形式,煤炭、丝绸和卖春外汇成为当时经济的三大支柱。 1905年日俄战争期间,也是南洋姐发展的高峰期,光坡县就有700名,这些年轻的姑娘每天每人被迫接受30个以上的客人,换来的钱被用作军费。
等于女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为军国主义扩张奠定基础。


而且当时的日本社会,并不以此为耻辱,《风俗志》上曾这样评述: “这个村的敝风,是充当娼妓并不为耻,而是被认定为一种职业、维持生计的职业,所以不会鄙视。不管是虚荣心,还是作为一种职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早已形成了金钱至上的根深蒂固观念。” 后来的日本媒体还说,中国往外卖男人,他们卖女人,真是“一衣带水”阿。

#电影《望乡》剧照#
一战后,日本经济复苏,政府已不再依靠贩卖南洋姐赚取外汇,她们被视为“文明国家的耻辱”。
回到日本后,被视为贱民,即便是花了她们钱的家人,也歧视她们,许多人最后都比较凄惨。而回不去的南洋姐,则永远安眠在了坡县。 现在的日本人墓地公园,埋下了至少425个这样的姑娘,墓碑统统背向日本,以示无颜面对家乡。

#南洋姐墓地#

其实今天我原本是想写完论文,就写股评来着,可是看到那些女人的命运之后,突然心情就无法平静了,这是一段被掩盖掉的历史,因为并不光彩,但我还是决定把它写出来。 因为我发现,一个国家或家庭贫困的话,最受苦的是女人,社会稳定还好,要是饥荒年代的话,身为父亲、丈夫附属品的她们,基本都是当商品卖掉的命。 清朝末期是这样,明治维新前的日本是这样,经济垮掉后的前酥联国家、俄罗斯乌克兰等,女人命运都一个样。

而国家和地区发达的标志之一,就是女人地位的提升,至少能和异性对等,在这方面,我们国家真的算走在前列的了。 阿拉伯妇女不用工作,靠丈夫供养,但没有自主权,堪称生崽机器。西方的女性看似平等,但是兼顾事业的同时,一个人带几个孩子,没有保姆、婆婆做帮手,甘苦自知。 相较之下,我们现在的姑娘,尤其是都市独生女,在家当公主养,结婚之后,举双方老人之财力,支撑小家庭,就算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比起旧社会,也是很大的飞跃了,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难道拿老公的钱炒股,不香么?

——我是一句话复盘的分割线——
复盘之所以从简是因为,只要央妈不降息,我A就不会大涨,只要我A不大跌,央妈就不大可能降息。 不搞大水漫灌,就只能搞小滴管,而只要管子还在滴水,我A就跌不下去,掐指一算,这是死循环,肿么办? 现在美股收盘,美股期货,A50指数和北上资金,成了左右大A命运的F4,北上资金昨天进100多亿,我们大涨,今天改净流出,强势股就调整了,接下来复活节放假,他们应该不怎么动了,只能A股自嗨了。 总之就一个观点,4月机会好过上月,但时间点不是现在,而是两烩关于经济的定调,以及吃鸡政策的出台,在这之前,就一个字,熬吧。
展开全文
59
评论(27)
收藏
展开
赞助商
精彩评论
东方板神

20-04-09 12:15

8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剪了几张老照片,感觉很应景
东方板神

20-04-09 12:10

3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稳健就是暴利

20-04-09 18:53

1
写得很好.图文并茂,史料翔实,逻辑清晰,回味久远
尘二白

20-04-14 20:29

0
酷爱伢伢才女文章。接地气,有质地。
Howl灬Sophie

20-04-14 16:55

0
任何时代黑暗和光明都是共存的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27)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