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维奇,股市以及人生

16-12-19 22:20 358639次浏览
克拉美书
+关注
博主要求身份验证
登录用户ID:
腾讯NBA我最喜欢二个主持人,段冉,王猛。
段冉是一个驻美专做赛后现场采访的记者,他是一个用10%的时间寥寥数语应付篮球专业采访,90%的时间胡侃各种采访花絮,各种不着边的美食,生活体验的奇葩。
看他的采访、翻译,你会胸闷气急,因为语速快到你无法呼吸,通常你会想笑,但必须得等到采访信号结束后,因为那时你才会有时间和力气。
真想告诉他,你如果在中国,在CCTV,一定活不过5集。
王猛,这个相声演员,以插科打诨,调戏女主持人见长。带着那么一些些猥琐,可常冷不丁在玩世不恭中带点正经。那种感觉就像你在烟雾缭绕的民工宿舍听到的那首带着嘶哑,带着孤独的“春天里”。
那天,这厮聊着球说到波波维奇,马刺的总教练。前几天在圣安东尼奥当地的一场与600位中学生的活动中,当有学生问他马刺今年是否能夺取总冠军,有什么目标?
老爷子说,总冠军不是我人生的优先选项,如果我发现我的球员能拥有美满的家庭,健康,能去关心改变周围的人,他们是否能做一个好人,我会更加高兴。
熟悉NBA的人知道,联盟里充斥着毒品,枪支,私生活糜烂,破产,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球员,有多么不易。
熟悉NBA的人也知道,总冠军对这个联盟里的每一个从业人员的人生的意义所在。
你会看到科比为了获得比肩乔丹的六枚总冠军戒指,拉伤了一切可以拉伤的肌腱,穷尽最后一份豪情,才与岁月签下退役的契约。
你会看到波波为了保护他的球员,延长职业寿命,开创了轮休制,不惜被联盟罚款与鄙视。
也许,我们都会觉得,一个人生赢家自然可以那么超脱,那么举重若轻。
然而人生的选择其实并没有因为我们拥有,而变得简单。

刚刚今晚,在虎扑看了波波维奇今天在邓肯退役球衣时的一番控诉,
现在我可以很坦然的对邓肯已故的父母说那句话,这个男人,还是当初你们交给我的那个男人,他还是刚跨进马刺大门时的那个邓肯,从来没有改变过……
我会更爱这个老头,感动他带给我的人生思索,感悟。
展开全文
370
评论(1612)
收藏
展开
精彩评论
克拉美书

17-06-18 13:55

525
缅怀父亲
    [淘股吧]
    
    那么久远的事,那么遥远的人,远得我都快想不起你的模样,
    但我能想起那么穷的当年,
    你接我们时递给我们的蜡纸面包,
    你久病中陪我爬过的屋后的, 每一个山头。
    
    在当年归家必经的那个长长上坡,我默默停下来,
    那个病重的男人,骑着那辆破旧的二八自行车,载着一对年幼儿女放学回家。
    每一蹬应该都是用生命在挣扎,
    你不甘心的,我知道。
    你心里一定求过上天,陪我长大,
    终究,你没能如愿。
    
    时间机械地抹平着痛苦,
    如海水,如金钱,
    席卷一切不甘与伤悲,欲望与追求。
    我应该没能做到,你希望我能做到的,
    我努力了,但依然无解。
    
    儿时,常常梦见你,
    而今,不会了。
    生活裹挟着我,跌跌撞撞地走着,
    那么辛苦,艰难。
    世俗的所谓成功,掩饰不了人生的无奈与失败。
    所以,我要想起,
    想起那遥远的时光,遥远的你,
    那遥远的温暖,遥远的力量……
    
    属于你我的那段烟花虽短,
    但它一样璀璨过......
克拉美书

16-12-20 22:59

465
我人生的第一个投资人是我的一个表舅。 
    [淘股吧]
           他在监狱待了一辈子。 
           对的,一个18岁因为顽劣好斗被村长当成典型,半真半假地推进监狱,然后不服,越狱,隐居边陲,结婚生子,再抓获,再越狱,最后刑满释放,已是一个近60岁的老头了。 
           一身精干打扮,眼神像一把钩子,看得人发毛。 
           回到家乡,自然是把酒话沧桑。一顿酒菜可以说上3个小时,几次越狱后的传奇经历自不待言,这个打小只在大人们传说中出现过的长辈,给每个小辈都带了见面礼,一块西铁城的镀金手表。 
           戴上金表,但显然,我对他的监狱传奇人生更感兴趣,有时邀请他来我家住上一天,听他讲那些永不重复的,或真或假的故事。 
           他是一个人群中自然的领袖,在监狱里长期做牢头,徒子徒孙一大把。此次回来的一个重要心愿是帮助他的亲妹妹,表妹(我妈)等几个境遇不佳的亲人致富的。 
           九十年代,社会变迁已经非常剧烈,表舅其实并没有大额的资金,也没有社会经济经验,
           想了几天,他去国道拦车,批了二卡车西瓜,带着他妹妹和我妈在马路边卖了几天,三伏天,三人晒成了黑人,每人赚了1000多块。然后复制,再复制。
           我那时已经上班,看着他们像非洲人的脸,心酸不已。表舅他用男人最原始的担当深深地震 撼了我。 
           我那时心里也藏着一个梦想,非常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实业,一家店铺。
           我选中的是一个需要行业许可证的生意,但那个年代政府迂腐,审批已经停止。 
           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收购别人经营不下去的许可证,然后变更。 
           这需要额外的一笔钱,对于我这个连开店的启动资金都勉强凑够的人来说,压力之巨大,当年的我,根本难以承受。 
           于是,某个夜晚,我找到表舅,倾述着我心中的烦恼。 
           我口若悬河地说着我对这个行业的看好和梦想, 
           我说,我就是担心,我万一失败,我妈这些年做小生意积攒下来的这点钱,被我亏掉,我对不起她。 
           他打断喋喋不休的我,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 
           问:你是真得愿意去拼吗?去博吗? 
           我涨红着脸,急切地说,当然。我梦想了几年了, 
           “一个男人,认准了一件事,只要有4成的希望,你就可以去博,如果有5成的希望,你要用命运去拼,当年我越狱时,不会有3成的把握,但我想,与其把最好的年华困在监狱里,不如拼死出去过年轻人该过的生活。我并不是罪不可恕的罪犯,我是清白的,我要为自己的命运,赌上一切”。他说完很得意地努努嘴,我成功了。 
           就那一瞬间,我被他的激情点燃,我说,我决定了,下注! 
           表舅没有给我一分钱,但他投给了我人生重要的一份信念。
           第二天晚上,我带着钱,直接去了那个坐地起价,快倒闭的许可证拥有者的家。 
           我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快速签下了协议。 
           一个月后,店开业。 
           当月盈利,月月盈利, 
           做到小城第一,虽然只是个小生意。 
           那个当年拒绝给我审批许可证的机构,给我们店发奖状时, 
           我说,你们眼光真差!
           
           表舅坐满了他所有的刑期,满心欢喜地准备开始他的全新人生,只二年,天堂的监狱又无情地把他带走了,恶性肿瘤晚期。他走了。
           时光就像风沙,他悄无声息地慢慢抹去了记忆、感动,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
           
           一个在医院 值夜班的晚上,某个病区一个病人突发昏迷,请求内科会诊。我全速赶去,在别的病区走廊不熟悉,避让一张加床,我手臂撞上了转角,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我来不及看我手腕上的那块西铁城金表,冲进了病房开始抢救。
           第二天一早,看表面果然碎了几道痕,时针竟然停了,时间停留在晚上十点三十三分。
           我没有去修,我总觉得我不想去改变这块表,作为表舅给我的礼物,它因这个原因结束,表舅应该是最欣慰的。
           
           因为结婚,我又有了新的手表。和我老婆一起买的。一块西铁城的光动能手表。黑色的,我不想要金色的。
           现金流健康的实业店铺带给了我新房,结婚生女,不断地填补股市的黑洞,直至在股市稳定盈利。
           辞职前,我非常犹豫焦虑,难以取舍。没有人能给我心灵上的指引。
           决定递上辞职信的前晚,我又想起了表舅。
           我找出抽屉角落里的那块金表,细细端详上面的几道伤痕,我想起当年开店前他给我说的话,想起那些年那些个担当,那些信念。
           后面,股市接纳了我,让我开拓了人生第三项事业。
           去年,女儿升入中学,我和她妈一起去商场给我买一块手表祝贺她。
           是的,我最后给她选的还是一块西铁城的镀金手表。小巧的,闪着温暖的光芒……
           
           谢谢表舅!谢谢你这个天使投资人,其实我从来没有当面说过谢谢!
    
    
    
[图片]
[图片]
著名刺客

18-05-29 22:56

304
感动的故事。
    只要拼尽全力,等时间过去后再回头看,可能有遗憾,但总是骄傲的。
克拉美书

18-05-29 21:54

258
http://**
    [淘股吧]
    
    
    
    题记:
    
    《卖米》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
    
    我也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孩子,农民种地真的是不容易,希望现在的孩子们都能珍惜现在美好的生活,珍惜粮食养成勤俭节约的好惯。
    
    读完,让人心酸,总觉得有什么一直在心口堵塞着,不由想起三十年前的我们家里,只能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忆苦思甜,非常感谢和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本文没有华丽的词藻,却内容却真情流露,纯朴的感情,可惜作者走得太早了,愿作者在天堂过得幸福。
    
    
    
    01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飘过来,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穿好衣服,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毅宝,你不能去,你留在家里放水。”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愿地冲隔壁说:“爹,天气这么热,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热,庄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干了,禾苗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去?”父亲一动气,咳嗽得越发厉害了。
    
    弟弟冲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到父亲房里去了。
    
    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去哪个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神别人来截水,等等。
    
    02
    
    吃过饭,弟弟就找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装完后先称了一下,一担八十多斤,一担六十多斤。
    
    我说:“妈,我挑重的那担吧。”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还是我来。”
    
    母亲说着,一弯腰,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我挑起那担轻的,跟着母亲出了门。
    
    “路上小心点!咱们家的米好,别便宜卖了!”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着吧。”母亲艰难地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吩咐道,“饭菜在锅里,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大约有四里路,我和母亲挑着米,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才到。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把担子放下来,把扁担放在地上,两个人坐在扁担上,拿草帽扇着。
    
    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
    
    他去放水,是要在外头晒上一整天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莫非他们都等着用钱?
    
    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
    
    03
    
    我问母亲,母亲说:“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收了米,拉到城里去卖,能挣好些哩。”
    
    我说:“凭什么都给他们挣?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
    
    果然,母亲说:“咱们这么一点米,又没车,真弄到城里去卖,挣的钱还不够路费呢!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隔几天去一趟,倒比较划算一点。”
    
    我不由心里一紧,心疼起父亲来。
    
    从家里到城里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他挑着那么重的担子走着去,该多么辛苦!就为了多挣那几个钱,把人累成这样,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除了种地,也没别的收入,不卖米,拿什么钱供我和弟弟上学?
    
    我想着这些,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
    
    看看旁边的母亲,头发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脑门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有些红肿。
    
    “妈,你喝点水。”
    
    我把水壶递过去,拿草帽替她扇着。
    
    04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米细看。
    
    “一块零五。”
    
    米贩子开价了。
    
    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呢。”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把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
    
    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哪个人卖的米都要好。
    
    05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06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
    
    这里一共150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一块零八就一块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话。
    
    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
    
    光说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累得病倒了?
    
    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还不得找着锄头去放水!
    
    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07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也不肯再加。
    
    母亲仍然不肯卖。
    
    看看人渐渐少了,我有些着急了。
    
    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妈,你去那边树下凉快一下吧!”我说。
    
    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摇头:“不行。我走开了,来人买米怎么办?你又不会还价!”
    
    我有些惭愧。
    
    “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大家都过来看,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我觉得肚子饿了,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
    
    母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心里着急。
    
    母亲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我趁机说:“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
    
    08
    
    下午人更少了,日头又毒,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
    
    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
    
    “妈,我替你看着,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有风湿,不能在凉水里泡。你怕热,去那边树底下躲躲好了。”
    
    “不用,我不怕晒。”
    
    “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
    
    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种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贵,两毛钱一根。
    
    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妈,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热的时候也过去了,转眼快散场了。
    
    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
    
    09
    
    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地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不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
    
    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还是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儿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10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粒米也没卖出去。
    
    “妈,走吧,回去吧,别愣在那儿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壶、饭盒,催促道。
    
    母亲迟疑着,终于起了身。
    
    “妈,我来挑重的。”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亲说完,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肩上的担子好沉,我只觉得压着一座山似的。
    
    突然脚下一滑,我差点摔倒。
    
    我赶紧把剩下的力气都用到腿上,好容易站稳了,但肩上的担子还是倾斜了一下,洒了好多米出来。
    
    “啊,怎么搞的?”母亲也放下担子走过来,嘴里说,“我叫你不要挑这么重的,你偏不听,这不是洒了。多可惜!真是败家精!”
    
    败家精是母亲的口头禅,我和弟弟干了什么坏事她总是这么数落我们。
    
    但今天我觉得格外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在这等会儿,我回家去拿个簸箕来把地上的米扫进去。浪费了多可惜!拿回去可以喂鸡呢!”母亲也不问我扭伤没有,只顾心疼洒了的米。
    
    11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虽然也心疼我,嘴里却非要骂我几句。
    
    想到这些,我也不委屈了。
    
    “妈,你回去还要来回走个六七里路呢,时候也不早了。”我说。
    
    “那地上的米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装在这里面好了。”
    
    母亲笑了:“还是你脑子活,学生妹子,机灵。”
    
    说着,我们便蹲下身子,用手把洒落在地上的米捧起来,放在草帽里,然后把草帽顶朝下放在谷箩里,便挑着米继续往家赶。
    
    回到家里,弟弟已经回来了,母亲便忙着做晚饭,我跟父亲报告卖米的经过。
    
    父亲听了,也没抱怨母亲,只说:“那些米贩子也太黑了,城里都卖一块五呢,把价压这么低!这么挣庄稼人的血汗钱,太没良心了!”
    
    我说:“爹,也没给你买药,怎么办?”
    
    父亲说:“我本来就说不必买药的嘛,过两天就好了,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
    
    晚上,父亲咳嗽得更厉害了。
    
    12
    
    母亲对我说:“琼宝,明天是转步的场,咱们辛苦一点,把米挑到那边场上去卖了,好给你爹买药。”
    
    “转步?那多远,十几里路呢!”我想到那漫长的山路,不由有些发怵。
    
    “明天你们少担点米去。每人担50斤就够了。”父亲说。
    
    “那明天可不要再卖不掉担回来哦!”我说,“十几里山路走个来回,还挑着担子,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会了不会了。”母亲说,“明天一块零八也好,一块零五也好,总之都卖了!”
    
    母亲的话里有许多辛酸和无奈的意思,我听得出来,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有点想哭。
    
    我想,别让母亲看见了,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
    
    可我实在太累啦,头刚刚挨到枕头就睡着了,睡得又香又甜。
    
    注:
    
    《卖米》曾获得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
    
    但是,在颁奖现场,获奖者并没有出现,而是由她的同学们在寄托哀思,那气氛已经不是在颁奖,而是在开追悼会了。
    
    一时间,沉默覆盖了北大的整个阳光大厅。至此,我才知道获奖者在一年前就已身患白血病离开了人间。
    
    
    
    -----------------------------------------------------------
    
    心痛到难以呼吸,
    有时候,当下的苦、痛是无法逾越的,
    我们在泥泞中挣扎,传说中的天使,无影无踪。
    要么是一棵树,一条草狗,甚至一个黑夜,
    记忆中总会有一个精灵给你力量,
    其实那是另一个你。
    
    有时候活着就需要你拼尽全力,
    还那么过分,仍然需要你坚守节操,放弃弯道。
    远方遥不可及,一步一步,一朝一夕,
    苦难只能从苦难中走出,就像岁月终会被岁月感动。
克拉美书

17-06-19 20:43

191
真诚地感谢每一位祝福我的朋友!
    彼此虽不相识,却能感受到浓浓的情谊。
    生活中的我几乎不过生日,就吃一碗面。
    从小在夹缝中艰难地长大,那时候最希望的是有稳定的生活,和有人关爱。从没奢望庆祝生日。
    再次感谢大家的祝福!
    愿你们也健康快乐!
    不想浪费论坛大家晚间宝贵的版面资源,就请大家不要再跟帖祝福了!多谢!
查看全部评论(99)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热文推荐

请点击右上角的 「...」 按钮

选择 「手机浏览器」 中打开

淘股吧

职业投资者都用的App
下载APP
打开APP